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五百竞彩  

你的位置:五百竞彩 > 媒体报道 >

强中更有强中手:盗匪头目回忆录

发布日期:2022-10-01 19:31    点击次数:136

本文系时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:谦虚公

故事正文

河南开封人郑少邱(原文作郑甲),年轻时曾是呼啸山林的悍匪头目;中年忽然转行,金盆洗手,不再踏足江湖;到了老年俨然一位慈眉善目、乡党称道的垂垂老者。

凡是与他打过交道的,都称其待人接物,谦和谨慎,完全无法想象从前他竟然是一位纵横绿林的武功高手。细心之人会发现他的头顶秃了一块,那斑秃圆似铜钱、亮如镜面,就像是和尚脑袋上的戒疤。

再追问个中缘由,老郑便打开了话匣子,将那尘封许久的年少往事,向众人娓娓道来:

我年轻的时候呵,双臂能拉二百石的弓;一掌可以劈断十块叠着的红砖;一日跑六百里地都不在话下,而且比奔马还快;尤其擅长弹弓,百步之外,弹无虚发、百发百中。

我就凭着这好身手,蒙面夸刀、奔腾驰骋,专门在山东、河北两省交界一代,劫道往来的客商。每回都绝不走空、从未失手,因此洋洋自得,以为天下无敌。

却说一日,有官军押解着载有数百万两银子的车队,朝着京师(即北京)方向浩浩荡荡、迤逦而来。车队尾部有一翩翩少年负责殿后。他看起来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模样,面似美玉、弱如处子,盘腿坐在车头铺着的绸缎棉被上。衣着华丽秀美,头戴瓜皮小帽,帽正是一颗有龙眼核那么大的翠绿猫眼石,在太阳的映射下,光彩夺目、熠熠生辉,一看就知道是稀世珍宝!

我猜他应该是哪位大户人家的纨绔公子,跟着车队进京见世面而已,所以压根就没把他放在心上,两只眼睛就死死盯着那一车车白花花的银子,嘴角都淌出了哈喇子!

可一看到雄壮彪悍的护卫官兵,我晓得只能智取,不可力博。于是我约了四十来个身手矫健、功夫不凡的“同道中人”,沿途尾随车队,打算瞅准机会趁虚而入、浑水摸鱼。

由于车队负重过大,一天不过就能走个八十里地。直至某天又因倾盆大雨耽搁了行程,他们担心“失期受罚”(就像陈胜吴广起义的原因那样),索性不在驿站投宿,而是日夜兼程、加倍赶路,一直走到人困马乏才找地方歇脚。后来他们选择在路边一处破败的寺院里头休整,我和同伙不禁暗自窃喜:“此乃天赐良机,不容错过!”于是埋伏在草丛中伺机而动。

那时大雨刚过,湿云归山,不一会儿圆月东升,半挂树梢,皎洁的白光洒满大地。到了二更天(晚上九时至十一时),已是鸟兽绝迹、万籁俱静。我们纷纷摩拳擦掌,认为行动的时刻到了。

大家一起脱掉外套,换上一身短打的夜行服,身藏各色利器,以“胡哨”为号,按各自特长,选一半人翻墙而入,另一半人则在外望风守候。二十名同伙就这样争先恐后鼓噪着跳上院墙,疾如飞鸟,堕地无声。(好轻功!)

我则跟另外二十余人蹲在墙角,屏息敛声、轻侯佳音,随时准备搬运院内递送出来的财物---可说来蹊跷:一个时辰过去了,墙内依旧寂静无声。我与同伙面面相觑,不知里头的人吉凶如何?于是我们决定再派五人跃入院内打探消息,结果他们站在墙头不敢贸然跳下,打算先观察一番,结果就远远瞧见之前那公子哥靠在屋檐下的柱子旁,秉烛夜读。

他似乎发现墙头有人,就见一道白光从其衣袖中快速飞出,迅如惊雷、疾似闪电。五人意识到此乃“剑气”,无不大骇,吓得失声惊呼:“事败,扯呼!”

我们在墙下听得真切,急忙转身撒丫子飞奔。墙头的白光从后头逼近,但觉寒气刺骨、无处回避。众人一味争相四散逃窜,我刚巧看到路边有个粪池,情急之中,也顾不得其它,只好把心一横,捏着鼻子、闭上眼睛,“扑通”跳了进去。

这粪池之深,刚好没过我的头顶,唯有卤门还露在外面。白光一过,削去了一层头皮,简直痛彻心扉、生不如死。没多久,白光(剑气)逐渐缩回墙内,趁此机会,我头顶汩汩冒着鲜血,艰难地爬出粪池,匍匐着钻入草丛,脱掉脏衣服,换上干净长衫,又抽出佩刀割掉衣襟,包住头顶的创口。再看其余同伙二十多人,皆身首异处,无一幸免。

就这么的,我算是好运避入粪池,躲过一劫,否则也要跟那四十人在黄泉路上再会咯!经此一遭,逃出生天、重新做人的我,从此再也不敢“落草为寇”了。现如今,我已近古稀之年,每每抚摸那剑气留下的疤痕,还觉得电光就在头顶,仍旧会吓得上下牙床打颤,浑身瑟瑟发抖哩!

故事出处

上面这则故事原题《郑甲》,出自清代“道咸同时期”(道光、咸丰、同治)安徽桐城文人许奉恩所著的文言志怪笔记小说集《里乘》。

该作品成书于同治十三年(公元1874年),含小说190篇。是一部以劝惩为意旨,兼有《聊斋志异》与《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优点之佳作。书中官场科场、民俗民风、家庭邻里、男女恋情、僧尼武侠、神鬼精怪,均有涉及。作者用其广博的见闻,圆熟的笔法,批判贪官污吏的卑鄙丑态,揭露佛门败类的龌龊行径歌颂下层妇女的高尚品质,宣扬劳动阶级的豪爽侠义等等。其构思巧妙、情节生动,成功描绘出一幅清末社会百态图。

《里乘》反映了当时社会生活与人民的精神需求,并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,对于广大文学爱好者来说,具有积极的参考与借鉴意义。

结语

郑少邱早年放荡不羁、多行不轨。所谓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”在“强中更有强中手”的世界里,紧盯猎物的自己,最后反而变成不起眼的“纨绔公子”之猎物,实在讽刺反转。

不仅同去的伙伴四十余人皆死于非命,自己虽然侥幸脱险,但头顶也落下“终身残疾”。经此打击后,终于令他痛改前非、洗心革面---由此看来,本故事亦脱不了主张因果报应、惩恶扬善之观点的志怪小说主旨。

《郑甲》一文中尽管没有解释那纨绔公子师从何人,是何门派,衣袖中发出的白光剑气又是何招式。但通过目击者郑少邱寥寥数语的亲口描述,使惊心动魄、紧张急迫,有较强代入感的场景得以再现,令读者大有身临其中之感,实属上佳的电影脚本素材。

我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,有待发掘的文学素材非常可观。还可以通过现代科技,利用电影等视觉艺术,将古典文学作品中那些画面感十足的片段转换到大荧幕上。如此一来,不光是我们这些观众能饱眼福,此举亦是赋予古典文学作品一种新的艺术存在,岂不两全其美?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
Powered by 五百竞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